|
17 ~ 23℃ 雷阵雨转多云 北京天气详情
客房预订
入住日期:
离店日期:
预订

酒店位置

酒店位置

新闻中心

严控成本营收猛增 美团“瘦身”能否走上盈利正轨?

发布时间:2019-05-24

 “BAT”要成为过去式了

  5月23日,美团点评在港股收盘后,公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。财报显示,美团第一季度营收为191.7亿元,较上年同期的113亿元增长70.1%。经营亏损为130.03亿元,经调整后亏损净额为10.4亿元。当天美团股价下跌5.75%,报收在58.15港币,市值近425亿美元。这一数字仍然高于百度的414.42亿美元,一跃成为国内互联网行业“探花”,仅次于阿里巴巴和腾讯。

  从财报数据来看,美团的亏损收窄基于两个原因,一是大幅降低了销售和营收费用,即降低了对商家和用户的补贴。二是调整了新兴业务战略,减少对于网约车、共享单车的投入。这家以服务本地“吃喝玩乐”为宗旨的超级巨头,正在将精力拉回到主营业务上。但是,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——在主营的外卖业务领域,美团正与饿了么进入胶着的竞争状态。在双方的补贴战、佣金战下,行业的盈利不容乐观,美团外卖的毛利率仅为14%。在资本寒冬下何时能走上盈利的正轨?将是这家超级巨头未来面临的重要命题。

  除了外卖亏损外,美团旗下的到店、酒店、旅游等业务都已经进入盈利周期。

  酒旅进入盈利周期

  除了外卖亏损外,美团旗下的到店、酒店、旅游等业务都已经进入盈利周期。

  财报数据显示:2019年第一季度,美团的餐饮外卖交易金额756亿元,同比增长38.6%;收入为107.1亿元,同比增长51.7%;毛利为15.4亿元,同比增长187.9%。这一数据,目前远高于阿里本地生活服务。阿里巴巴的本地生活服务季度营收为52.7亿元。

  但即便收入超过百亿,外卖行业仍然处于亏损中。而到店及酒旅两大主体业务,继续保持了高速增长。这两项业务的交易金额,由2018年同期的403亿元增长至464亿元,增长率为15.1%。业务收入由2018年同期的31亿元增长43.2%至45亿元,毛利率由87.8%增至88.3%。

  在此背景下,美团整体财务表现改善,经调整EBITDA(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)首次转为正值。美团CEO王兴表示,随着供给侧数字化的不断深入,将不断提升科技创新能力,为消费者提供更多样的选择、更便捷的服务,持续强化商家的内生动力,实现稳健增长。

  就在同一日,OTA巨头携程也发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的财报。财报显示:住宿板块贡献了30亿元的营业收入,同比增长21%。旅游度假业务在第一季度实现10亿元人民币的营收,同比增长25%。不难看出,美团与行业老大之间的差距正在逐渐减小。携程财报数据显示,携程品牌的低星酒店间夜在一季度达到约60%的同比增速,线下门店的交易额也达到三位数的同比增长。

  “整体旅游需求仍然非常强劲,尤其是在低线城市。到目前为止,我们只覆盖了大约25%-30%的一线城市人口,以及远低于10%的低线城市人口。”5月23日,携程董事会执行主席梁建章在财报电话会议中透露,未来会加大在下沉市场的投入。这意味着,在一线城市之外的市场上,携程与美团未来的贴身竞争,还会更加激烈。

  收缩新兴业务

  为了聚焦核心业务,美团在多个方面开始收缩以降低亏损。财报显示:其一季度销售及营销开支占总收入的百分比,由2018年同期的25.2%降至19.3%。

  美团在财报中解释称,“因规模经济、稳健的经营杠杆及美团更强的品牌所致。”换句话说,美团在这一季度大幅降低了补贴和广告费用另外,美团新业务及其他分部的交易金额,也由2018年同期的134亿元增长22.4%至164亿元,收入由2018年同期的11亿元增长267.8%至40亿元。

  增收不增利的尴尬,令互联网公司在新兴业务上的投入变得谨慎。在自营模式方面,由于回报低于预期,美团在一季度关闭了低线城市的小象生鲜超市,专注改善北京其余两家店铺的购物体验及营运效率。

  在生鲜零售方面,美团还计划开出“社区服务站”,为美团买菜自营服务。此前,苏宁、京东、盒马鲜生均已在这一领域布局。盒马鲜生相关人士透露,除了盒马鲜生门店,还将继续探索盒马菜市、盒马mini、盒马F2和盒马小站等多业态布局,目前还在试跑阶段。“盒马所做的新业态探索,考虑到了不同的消费场景和消费需求,尽力去提升覆盖率。”

  苏宁易购一季报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3月底,苏宁小店(含迪亚天天自营门店)已在全国布局门店数超过5000家,成为智慧零售生态中向内连接、向外辐射的高密度节点。日前,苏宁小店宣布获得新一轮增资4.5亿美元。

  “三公里生活圈”,成为本地生活服务的必争之地。一名零售行业人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称,社区生鲜效果还有待观察。“需求肯定是存在的,但是运营的好坏,也与选址、供应链关联很大。前期肯定需要投入资金培育用户,不会是一个很快就能盈利的项目。”他说。因此,美团的探索也相对审慎。同时,为进一步减少美团共享单车服务的亏损,美团继续重组摩拜的海外业务。

  在一季度,美团还大幅缩减了对网约车服务的补贴。从4月下旬,美团在上海及南京的网约车业务推出新业务模式。除现有服务外,美团将采纳聚合模式,即从原来的自营业务转向平台模式,对于美团来说,无疑是一种曲线进军网约车市场的方式。

  5月19日,美团进一步在其他15个城市开展了打车业务,包括深圳、广州、杭州、成都等。资深互联网观察人士尹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EBITDA转正在当前形势下具有重大意义,表明公司具备了可持续的现金流基础,以及内部造血机制。毕竟,如何在互联网红利接近耗尽时,夯实公司基础,并进行未来投资,是下一阶段行业领头羊争夺战的关键。